鹤兮君

我一直在这里。

[刀剑乱舞·鹤丸国永]调音师

·新人,高中党,你懂的

··乙女向现代paro

··这个职业我不了解,不足之处请包涵

···感觉有些凑表脸的群宣:211109426




  或许是一时兴起,你找了家琴行,开始学起了钢琴。

  虽然不怎么喜欢练习,但由于天赋,你每次都能勉强过了老师的测试。所以,你对于钢琴的态度,老师无可奈何。


  这个周末,你像往常一样,踏进琴行的玻璃门。你发现,琴行老板今天却站在了他最爱的雅马哈边,取而代之,是一位调音师。

  那是像鹤一样的男子。他一头白发如鸟羽般地蓬松,可镀金的双瞳流光四溢,似那盛夏夜的烟火,又有隆冬暖阳之色。调好音后,他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跳动,而耳侧的一缕发却滑落,随动作轻微颤动。

  “可以了哦。”琴声戛然而止,空荡的屋内响起调音师年轻的、白璧圆润的嗓音,像一阵轻风拂过耳畔。

  “谢谢啦,鹤丸。”老板转向你,“xx,你的老师突然有事,没提前告知很不好意思,你先……”你无暇顾及他的话语,因为你听见了那调音师的名字,鹤丸。

  你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水平甚至超过了你的老师,也不明白为什么他看向你时,眼里突然绚烂地绽放的焰火,但你产生了一个念头:你想让他为你调音,或者,一见钟情。


  可事情不是你想做就能做到的。当你刻苦起来、学有所成,已是几年之后。身穿礼服的你在谢幕后,一把脱下身上繁复的衣饰,截了辆车就直奔琴行。

  你走进玻璃门。

  你发现屋内装饰大不相同。

  正当你失魂落魄地离去之时,一架黑色钢琴后,响起了那依旧圆润、又有些跳脱的声音:

  “呦,我是鹤丸国永。怎么样,有没有被这样的出场吓到?”

  哦,原来是双向暗恋。




作者的瞎瘠薄乱讲:

·对刀剑乱舞下手了,还是本命之一。(瘫)

·想起我学小提琴,琴行老板特么第一节课教我钢琴的情景。

·一天我打开冰箱,发现我妈在里面放了一只活王八。

·戳几下还在动。(陷入沉思)

[阴阳师·荒]直男,你好

·新人写文,ooc,渣文笔,渣排版

··沉迷现代paro无法自拔

··短小

···打滚卖萌求群宣:211109426

···无法及时回复,承蒙厚爱,不胜感激




  你的男朋友叫荒。他颜好声好,可惜是个直男。

  

  你很喜欢化妆,不过是淡妆。

  第一次约会时,他站在原地看了好久。

  “素颜?”

  “淡妆谢谢。”

  “算了。”

  正当你想发问,他迈开长腿,一把揽住你的腰,向商场走去。那时害羞的你不知道,他早已见惯了红唇诱惑。

  确定关系后,每次出门前,荒会靠在门上,静静地看你在自己脸上涂抹,结束后还会夸上一两句。你每次都会心花怒放,因为你知道,他已经很努力地在辨认你的妆容了。


  他会陪你逛街,会很耐心地在一个个试衣间前等候,但对于你毫无目的地到处乱走、还时不时拿着相同颜色的小裙子让他挑选时,荒很迷茫。

  他年轻有为,虽然不是公司的总裁,但养活一个你,还是绰绰有余的。荒有时出差也会给你带礼物,不过……

  “荒,你给我买内衣也就算了,为什么是红的?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“还有这蕾丝边,啧,你倒是说话啊!”

  “人类……”

  “不准中二。”

  “哼。”

  要不是他是你男朋友,你早就动手打人了。

  当然,你后来还是穿了那件内衣,然后你表示,一个个高两米的面瘫帅哥默默转身掩饰的样子很有趣。


  其实刚交往时,你很担心他像别的直男一样。那种毫无道理的大男子主义,你看都不想看一眼。

  但荒不会在你化妆时评头论足,更不会让你穿上自己不喜欢的衣服来满足他的喜好。

  你喜欢上了这个大个子的冷淡,喜欢他抱着你时那令人安心的温度。大概真正的默契,就是你们这样、用眼神交流吧。

  所以说啊,你们都为彼此做出了改变。

  他买回来的奇怪的东西,你偶尔也会试一试。

  咳。

  总之,直男,你好。




作者的夏几把乱讲:

·满分作文(啪啪鼓掌)

·我阴阳师没有荒,而且这篇军训期间写的,尽力了(瘫)

·我想写的是直男,不是直男癌,是会尊重、理解女性的那种,比如我之前的同桌。

·我希望我最终的文章,能用朴实而平淡,去叙说波澜壮阔。所以没有过多华丽的词藻。这样还有人看,真的感谢。

·不行不能写的比正文还长

·这个题目是我三次元好友随口说的,她不混圈,但却是真大佬,是中考状元(自豪地挺胸)

·我爸就喜欢给我买红帽子红外套红裤子红运动鞋

·不知道怎么娶到我貌美如花的老妈的

(梦间集乙女)猫和狗,你和他

●●我向一个lo主点过宠物店主的梗,不知道ta还写不写,如果日后看到相同梗,并不是抄袭。
●新人第一次写文,ooc有
●屎一样的文笔和排版
●用梗随意(会有人吗)
●最后来呼叫哭喊着(并没有)求我产粮的老泠同志
@泠铭
●●记性不好,最后加个群宣:211109426




你遇见圣火令,是在一个盛夏的傍晚。那时,他正牵着条大金毛,在江边踱步。
突然,金毛冲了出去,对着迎面走来的你狂吠。你睁大了眼睛,愣在了原地,不知如何是好。
他立刻小跑到你身边,安抚了狗后,对你表达了歉意:“让这么可爱的小姐受到惊吓,真的很抱歉……我叫圣火令,如果你来到我的宠物店,可以优惠哦。”说着,他向你眨了眨眼睛。亚麻色的发丝随风轻轻颤动。
你望着他异瞳中火红的夕阳,神游之际,不禁微微点了点头。

你终于在不起眼的街角找到了他的店。他一手搭着沙发,一手逗弄着猫咪,愉悦地眯起了眼。上次那只金毛瘫在那里,只有尾巴,还时不时地摆动一下。
就像动物一样……
你站在门口思考着,圣火令却注意到了你。
“外面很热,如果你中暑晕倒,我可不想负这种责哦。”他懒懒地靠在门旁,嘴角微翘。你双颊发烫,连忙走进了店内。
舒适的温度让你放松下来,你看着周围的猫,非常激动,于是你蹲了下来,抚摸着它们柔软的皮毛。
圣火令看着一群猫中的你,用他像羽毛般撩得人内心发痒的嗓音说到:“真是一只可爱的小花猫。”
“你,你别胡说!”你反驳,“那只狗的事情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!”
“嗯……那我要给你什么优惠呢?”他一脸很抱歉的样子。
“哼!我才没有说过要买什么。”
“不如,做我的员工?”
“你怎么……”
他向你一步步走近,高大的身躯和男性的温度使你缩了缩。你渐渐后退,直到跌坐在沙发上。他将一只手撑在你的周围,另一只将食指竖在你的嘴唇旁,轻轻在你耳边说到:
“老板娘。”

附赠小剧场:
“汪!”
“喵!”